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88彩票网 > 德臣股份 >

子云山云亭晓烟掩万卷

发布时间:2018-07-01 03:41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环球闻名的乐山大佛以南不远的岷江干,一列丹霞峭壁临江而立,其主峰高耸秀美,林木葱茏。一位其貌不扬却又心比天高的少年,曾在此山中攻书悟道,从而成为中国文学史上光华四射的人物。他因而山而成名,此山因他而命名。他,即是西华文学家扬雄(字子云);山,即是犍为县境内的子云山。

  子云山既是历代蓬菖人的世外桃源,又是浊世雄杰的杀伐之地。1243年,为免遭蒙古铁骑践踏,南宋四川抚慰制置史余玠在子云山主峰据险筑城,与乐山凌云山上的三龟九顶城首尾照应,在1252年的嘉定大战中,将蒙军骁将汪德臣带领的蒙古雄师逐出川中。

  孕育圣人的茅庐与改朝换代的和平,必然会在子云山留下不凡的印迹。于是,我踏上前去子云山之路。

  被司马光推许为孔子之后,超越荀子、孟子的一代大儒扬雄出道前,其蛰居之地子云山,居然比我想象的还要寥寂、萧瑟,子云山云亭向多名本地人探询探望,才弄清晰上山的主道。

  子云山共有80多座巨细山岳,其主峰临岷江而立,海拔479.9米,与江面的相对高度为160多米。主峰峰顶,有三道各长500多米的山梁,别离向南、北、西北标的目的的山麓延长,呈三角鼎峙之势,从空中俯瞰像是奔跑车的车徽。向北延长的那一道山梁,有一条在悬崖上开凿的石梯道通往山下的岷江边,这是子云山与外界接洽的次要通道。

  行约数百米后,原来在山脊上蜿蜒的石道拐向一处峭壁,石梯道成了石栈道。向右上方看,峭壁高不见顶;向左下方看,沟壑深不见底。就在这石梯道与石栈道跟尾处,原有南宋抗蒙的子云城的第一道城门。我拨开杂草,公然见到城门的基石。

  我脚下这条在岩石上凿成的宽近两米的陈旧石梯道,明显不是历代苍生砍柴狩猎、挑粮背菜的便道,它该当是南宋期间国度举动所致的官道,以便于军情告急时敏捷调动戎行,也便于辎重粮草的输送。而早在西汉,扬雄生怕只能冒着生命伤害,在密林中陡坡上寻路而上。

  俯瞰岷江浩大的壮美风景,踯躅在路隘苔滑的盘曲幽径,子云山的安好秀美吸引住了风华正茂的扬雄。他在山间一间茅舍前推开柴扉,向茅舍的仆人、一位老樵夫讨水喝。在茅舍的陋室里,老樵夫珍藏的满室竹简之书,令扬雄既惊讶又兴奋。他一一翻阅,一一细读,并拜老樵夫为师。自此,扬雄暂停了浪迹海角的行动。

  沿石栈道继续攀爬,道旁崖壁下一凹处有一水池,看得出一点儿人工拓凿的踪迹。这即是昔时扬雄吃苦攻读、挥毫泼墨的洗砚池。明代犍为知县胡学戴题“悬池”二字于池侧。

  昔时,池水黑如墨。这如墨的池水,滋养着年轻扬雄的笔头,使他以《绵竹赋》《蜀都赋》《反离骚》而名动蜀中;这如墨的池水,激荡着中年扬雄的心灵,使他为汉成帝写出了绚丽的《甘泉赋》《河东赋》《羽猎赋》。现在,沉淀了两千多年的池水已清亮见底,成了哈腰可掬即可饮用的矿泉水。听说,扬雄用过的“形现在制,但去圭角”的砚台,至今还被本地人珍藏着呢。

  过洗砚池再行数百米,左火线隔峡相望向南延长的那道山梁,其峭壁相对高度近百米,状如城垣。峭壁上牛山濯濯,裸露着紫红的岩石。遥望半壁处,可见一尊约两米高的人物塑像,其头顶有“子云仙”三个夺目大字。

  这是到了近代,人们称扬雄为“子云仙”而自觉雕镂的。若山间雾岚四起,山腰云烟洋溢,“子云仙”若有若无,恰似仙人下凡。这“子云仙”雕像虽不高峻,但上下别离距崖顶和崖底数十米,崖壁垂直于地面且光秃秃的,施工者若何到位,到位后悬在空中又若何操作,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谜。

  据清嘉庆《犍为县志》载:子云山“在县南二十五里,汉扬雄尝徙居于此。山腹有子云洞。其巅有池。”子云洞是在这悬崖峭壁上人工掘成的岩穴。宋代犍为县一位叫王叔伦的儒士,效仿扬雄隐居子云山,并在子云洞内留下一幅春联:“大儒不文,下笔动九天风雨;上将不武,挥戈扫万里烟尘。”看来,他对扬雄是服气得五体投地的。当然,崇敬扬雄的骚人墨客历朝历代数不堪数,在犍为文庙里,扬雄就曾被列为配享孔子的先贤先儒之一。

  向山顶延长的石栈道越来越陡,林木也稠密得遮天蔽日,少有人走动的石阶苔痕累累。两千年前以清幽、缥缈滋养过扬雄的子云山,彷佛还连结着它的实质。

  子云山顶是约半个足球场巨细的平阔之地。建于清初、近几年在旧址重建的水月寺,红墙黄瓦,香烟缭绕,背倚一座绿树葱笼的馒头状山包。在水月寺建寺之前,此处是建于明代成化年间的一家信院,为使门生承继扬雄的衣钵,书院名曰子云书院。在其时犍为颇出名气的四大书院中,天然情况和人文情况俱佳的子云书院,天然名列此中。

  闻名犍为的“云亭湖灯”景观,则源于逢年过节,水月寺大红灯笼高挂,山顶的灯光映在岷江江面所致。

  水月寺侧一稍高的坡上,晓烟掩万卷即是“西蜀子云亭”已经耸立之处。我站在坡上细看,只模糊可辨此处曾有屋基,一棵棵碗口粗的松树,似扬雄遗留在此的如椽之笔。

  据子云山中眼见过最初的子云亭的白叟引见,子云亭高三层,每层高近两丈,六角飞檐,木柱筒瓦。每层有带木凳的雕栏,既作平安护栏,又供游人歇足观景。“子云亭”匾牌悬于底层门楣,顶层则塑扬雄坐像一尊,高约2米。扬雄身穿长袍,髯毛一尺多长,面向岷江。在塑像侧,则是清代名儒赵熙慕名前来拜望时的题诗:“先生去此多少时,不见烟云只见痴。恨我不可生已晚,空劳载酒自感喟。”?

  1954年,子云亭被全体拆毁,粗大的木柱,是人们以为独一有价值的工具,被木工改成木材后,抵交了公粮。

  站在子云亭遗迹四下望去,子云山80多座山岳奔来眼底,岷江如蛟龙不见首尾。闻名犍为的“云亭晓烟”奇异景观,便只要在子云亭上才能一览。每逢多雾季候的清晨,岷江江面升腾的雾气,由东向西飘进子云山下的沟湾,似海水退潮,似江河众多。岗峦恍惚了,群山消失了,唯有子云山主峰流落在雾海之中。轻巧的晨雾变幻无穷,人们的面前呈现梦幻般的景观。

  清代嘉庆年间的犍为县令王梦庚,为“云亭晓烟”作了一个庞大的告白。下山后,我在高速公路下面距江面约10多米高的本地人称观音岩的崖壁上,找到了王梦庚题写的“云亭晓烟”四个阴刻大字,每字长宽近1米。这幅题刻正对岷江水流较缓的江面,历来往的千帆万樯,发出“到此一游”的殷殷呼唤;向壮游的儒生雅士,传送云烟深处的青灯黄卷。

  期近将登上子云山顶之前,有一段石栈道陡如天梯,天梯止境即是青龙嘴。这青龙嘴,是登顶的最初一个隘口。在这里,余玠率军民构筑的子云城北城门的墙基仍残余着。昔时用长约1米、高宽各约1尺的大条石垒砌的巍巍城墙,现在尽管已倾颓得不到半人高了,仍令人能够想象昔时的凛然、高峻。站在此处回望,感受峻峭的石栈道上险些不克不及容人安身,好一个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之处。

  作为南宋抗蒙的方山城堡,子云城据险而建,堪称安如盘石。我从山顶沿南山梁慢慢而下,寻觅位于白虎嘴的南城门。昔时余玠曾在北口、南口和西北口各筑城门一道。

  可惜的是,本地人指着路旁一边是一座山包、一边是一座坟茔般的土丘说,这就是南城门。据我此前所查材料形容,南城门地点的白虎嘴,有两块巨石坚持,2米宽的入城通道从巨石的裂缝中穿过,长短人造城门所不克不及对比的自然雄关。本来,近年来为便利山上几十户人家的出产糊口,这里构筑上猴子路,用火药将两块巨石炸毁。通途酿成了天堑,汗青也由此终结。西北口是子云城的后方,也有一条较为平缓的盘山道与山顶相通,但昔时抗蒙的遗迹依然如故。

  公元1275年,蒙古雄师占据嘉定(今乐山)后,派速哥统领雄师南下子云城。在壮大凶悍的蒙军威逼下,在南宋大部门疆土已失陷的环境下,子云城不战而降。蒙军占据子云城后,按老例将城门、城墙、炮台毁掉,以防抗蒙余权势东山复兴。据清同治三年版《嘉定府志》“山水·犍为篇”载:“子云山,县南二十里……至淳祐中,余玠筑城其上,并置戍,因更名子云城。元至元十二年,速哥徇(以武力要挟)嘉定下流诸城,子云、泸、叙皆降。”?

  如斯险山要隘,其军事价值今后被辛亥三年的同道会暴乱,以及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军阀杨森所操纵。至今在同道会与官军苦战过的北门和西北门左近,仍时时挖到堆堆尸骨。

  当我站在江边船埠回望,迷离如瑶池、凛然如雄关的子云山,又将在夜幕下隐去。如斯,又不知要消失几多年。

  苏东坡遍游犍为山川,在子云山下发出“云是昔人藏书处,磊落万卷此生尘”的惋叹。实在,与喧哗骚动隔断,与闲云野鹤相伴,才是扬雄的初志,才是子云山的实质。

http://dawnkill.com/dechengufen/858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